主页 > 中心驾驶 >1个月445亿美元!Silver为了赚钱铤而走险,NBA涉赌 >

1个月445亿美元!Silver为了赚钱铤而走险,NBA涉赌

中心驾驶 2020-06-04

纽泽西州虽然已经没有NBA球队,但在今年9月,这里却传出了一件整个NBA应该都会关心的消息。

4.45亿美元,这是纽泽西州单月体育运彩投注总额,是自当地运彩合法化以来的最高纪录,距离内华达州单月6亿的历史纪录已经相去不远。

纽泽西州运彩合法化仅过了一年多就做出这样的成绩,美国体育圈和运彩圈想必为此振奋不已,毕竟,这可是流入赌场和联赛的真金实银。NFL赛季和大学美式足球联赛已经开打,顿时刺激了一波消费。据纽泽西州运彩执法局公布的数字,当地所有赌场在9月的单月利润也高达3800万美元。

A record-breaking month for NJ sports betting:

Amount wagered: $445MTotal revenue for casinos: $283.2M️Casino revenue from online betting: $41.1M

We are now the nation’s capital of sports betting, creating more jobs and strengthening our economy.https://t.co/nsYUg0p92q

— Governor Phil Murphy (@GovMurphy) October 16, 2019

运彩在欧美国家早就是传统了。不久前,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一名19岁大一学生,他朋友对校美式足球赛下了重注,他害怕球队赢不了,就报警谎称球场有炸弹,希望比赛就此取消。结果执法部门查了整座球场都没发现炸弹,就把假报警的学生抓了起来。比较妙的是,据报导该场比赛的赔率是路易斯安那州大让14分,虽然他们在比赛里一度落后,但最后就赢了对手14分。

美国最高法院在2018年5月彻底解除了体育运彩禁令,几大职业联赛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其中就包括NBA。等到NBA例行赛正式开始,相信在美国运彩已经证实合法化的13个州,投注数额又会迎来一轮上涨。正如NHL总裁Gary Bettman所说:「联赛若不寻求新的发展道路,早晚会被市场淘汰。」

$15 million a day spent betting on sports in New Jersey in September, state sets its own record https://t.co/smf2ssBYvN

— Darren Rovell (@darrenrovell) October 15, 2019

曾几何时,NBA是把运彩视为洪水猛兽的。

David Stern担任总裁期间,NBA极力反对运彩在美国合法化。1992年,美国国会推出职业及业余体育保护法案(PASPA)时,NBA是其热切的支持者。这个法案的主题,就是基本上禁止所有州级法院将运彩合法化(俄勒冈、德拉维尔、蒙大拿和内华达除外)。

巧合的是,当初也是纽泽西州带头推进立法,因为其州议员Bill Bradley(前NBA全明星)的积极倡议,这个法案又被称作「Bradley法案」。

“Self-Discipline has a demanding twin: Team Discipline. In many ways Team Discipline is harder, because it requires individual acts of unselfishness…setting Screens, boxing out for rebounds, taking great shots, things that don’t show up in stat sheets.”~ Bill Bradley, pic.twitter.com/ZcilnUBfft

— JIM BOONE (@CoachJimBoone) October 12, 2019

Stern当年坚决与赌博二字划清界限,无非是不想惹得一身腥。但谁面对大把钞票不会动心呢?当2007年Stern同意在拉斯维加斯举办全明星赛,就已经被看成是他态度的鬆动了。

但这场全明星却极其失败,差评无数,不是比赛不好看,而是当NBA鉅额资本涌入,全明星週末三天的「罪恶之城」彻底沸腾,短短时间内有超过300人在赌城被逮捕,运彩巨头美高梅幻影公司的总裁直接对ESPN表示,他不希望在赌城再看到任何跟NBA有关的比赛了。

「来参与全明星週末的不是黑帮就是坏蛋,这些人对拉斯维加斯没有一点好处。请让David Stern和他的那些球队离赌城远一点。」

于是,面对当时创下的史上最高全明星正赛票价纪录(均价一张2546美元),Stern也只能望洋兴叹,这块肥肉是没那幺容易吃下去的。但时移势易,Bradley法案实施的二十几年时间里,虽有明令禁止,但非法运彩仍然处处可见。很多人意识到,堵不如疏。

1个月445亿美元!Silver为了赚钱铤而走险,NBA涉赌

在很多西欧国家以及澳洲,运彩都是合法的。然而黑市规模之庞大,已经到了不可不遏制的地步。2014年,国际体育安全中心给出的数字,是全世界80%的运彩赌注都进入了黑市。2017年,内华达州运彩下注总额为480亿美元,但这只是帐面上的数字,在美国,运彩的年下注总额约在500亿到1500亿美元之间,位于灰色地带的钱,几乎没办法计算。

Adam Silver担任联盟总裁后,放宽了很多管控政策,在运彩上的态度,他比Stern激进得多,直接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一篇社论,称:「我相信运彩应该合法地走入光天化日,得到妥善的立法监管。」

于是,当纽泽西前州长开始推动州内运彩合法化时,Adam Silver就成了他最大的支持者之一,NBA在全国各地州级政府都安排了不少说客,希望最高法院能废除「Bradley法案」。

等到2018年法案终于被废除,NBA也是最先开始与运彩公司签订合约的体育联盟,当年就跟美高梅集团达成了3年2500万美元的协议,让他们成为合作伙伴,为他们提供官方数据。虽然以前没跟NBA合作的赌场也能拿到数据,正常开盘,但NBA认为,他们的数据有质量和速度的保障,当未来市场规模扩大,特别是赛内赌博风靡起来的时候,NBA的官方数据就价值连城了。成立于1934年、一年营收超过20亿美元的英国运彩公司威廉希尔也在今年10月跟NBA达成协议,成为其官方运彩伙伴。他们可以获取NBA的数据,同时也将帮助NBA建设监管系统。

1个月445亿美元!Silver为了赚钱铤而走险,NBA涉赌

NBA两任总裁对待运彩的态度为何180度大转弯?

首先,职业体育市场的发展,让所有人意识到,不管运彩是否合法,这个东西一定会存在。既然一定存在,为何不立法监管并进行收税?反对者虽然认为赌博有瘾性,会危害社会,但既然国家可以监管菸酒大麻,对运彩应当一视同仁。

其次,从联赛经营角度看,允许运彩可以极大提升球迷参与度。在社群网站成为网友的主要消遣,电视收视遭遇危机的当下,运彩可以创造参与互动。虽然看比赛的人不一定都下注,但基本上,下注的人一定会看比赛。场中投注(in-game betting)将会是巨大的商机,因为这种赌局虽然无关比赛结果,但会带给参与者同样的刺激。

1个月445亿美元!Silver为了赚钱铤而走险,NBA涉赌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运彩的营收,谁都不想错过。NBA创造了一个收费名目,叫做「廉正手续费」,抽取比赛赌注总额的1%。

NBA联盟发言人这样解释道:「联赛是运彩的根基,允许合法运彩,联赛照样需要承担很大风险,必须花钱建设好的运彩环境。我们相信1%的佣金是对联赛风险和开支的合理补偿。」不过这个提案一度遭到美国运彩协会的强烈抗议,换句话说,双方该怎幺分钱,将会是谈判桌上的重点议题。

NBA的吸钱手段还不止这些,到今年,连非正式比赛都可以下注了。在「NBA Last 90」游戏中,比赛不是现实进行的,而是由过去比赛片段组合而成,让玩家投注结果。

就算要收廉正手续费,运彩合法化的风险仍然存在。Adam Silver称联盟已经向所有球员和球队员工发出了必须观看的反赌博宣传影片,警醒他们底线所在。但当人们可以用手机在任何时间为任何联赛下注,不仅能赌赛果,还能赌你难以想像的枝微末节,贿赂恐怕会更加无孔不入。

体育运彩在全美各州合法化是个时间问题。等到这个市场彻底起飞,美国职业体育的面貌会有怎幺样的改变,是个值得观察的过程。

网易体育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